当前位置:首页?>?公子开挂抢微信红包 > 六三章

六三章

????苏婉之走到屋外,正看见苏星在小厨房手握一只小鸡翅膀,举刀踌躇从何处下手。

????“我来吧。”

????犹在苏星反应之前,苏婉之从她手里接过菜刀,手起刀落,而后手脚麻利的拔毛破腹,一只肥嘟嘟的小鸡瞬间被解剖殆尽,那下手之狠辣利落让苏星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退了半步问:“小姐,你又受什么刺激了……”

????说着,不由担心的朝屋内看去:“小姐,你没有……咳咳,把姬……公子怎么样吧……”

????苏婉之恻恻笑:“苏星,你打算胳膊肘往外拐么?”

????“没有,没这回事!”苏星忙摆手。

????低头神怅然的把小鸡剥皮抽筋,苏婉之随口问:“这鸡是舀来做什么的?”

????“是其徐买的,说是熬鸡汤给姬……公子补的。”

????“给他的?”苏婉之冷笑,“管他的呢,我们俩炖了喝,一滴也不要给他留下!”

????苏星张口结舌了半晌,终道:“小姐,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好别扭啊。”

????苏婉之抬头不解:“什么别扭?”

????“就是你明明担心那个谁,却还偏偏非要恶声恶气的对他,一副怎么都看不顺眼的样子……这不是别扭是什么?”

????苏婉之转头,一言不发地拽着小鸡肠子,衬着满手鲜血淋漓道:“我就是别扭,啊啊……姬恪这个混蛋!在这种时候告什么白!什么都不做你让我怎么听、怎么信!混蛋!”言罢,手指用力,哗啦啦把一整串的肠子都拖了出来。

????苏星不忍的捂住眼睛,弱弱道:“小姐,你镇静镇静……”

????看着眼前一片狼藉,苏婉之长长叹了一口气,怅然若失般望着远处,慢慢站起,在一旁的水槽里洗着手上的污迹。

????一旁的苏星得空,连忙拾起地上的鸡,心惊跳的将鸡洗净,认真做起了鸡汤。

????苏婉之蹲坐在小厨房,呆呆看着苏星忙前忙后洗菜做饭,炖着小鸡的锅里咕噜噜冒着气泡,没多时,其徐拎了一篮子的菜走进来,看见苏婉之露出惊讶的神色,似乎想和苏婉之说什么,但见苏婉之一点搭理他的意思也没有,终是没说。

????天渐渐黑下来,苏星把菜端到苏婉之面前,有些忧心道:“小姐,现在吃饭么?”

????菜碟里摆的都是她喜欢吃的菜,苏婉之没什么胃口却不想弗了苏星的意,想想道:“有酒么?”

????苏星垮下脸:“小姐,厨房里没有啊……啊,那我去别处找找。”

????食之无味,苏婉之用筷子戳着盘里的菜。

????不多时苏星回来,呐呐道:“小姐,酒肆已经关门了,我去问了,说这院里喝酒的只有谷主……”

????想起商谷主,苏婉之脸色一黑:“那算了!”

????“咳咳……小姐,刚才我听说谷主现在不在谷内……”

????“这样啊。”苏婉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扬唇笑了笑。

????******************************************************************************

????捏手捏脚摸进谷主大人的房间,装饰贵雅的屋子里苏婉之一眼就瞧见了书柜下的木柜子,打开柜子果不其然瞧见几坛密封好的酒坛。

????苏婉之心头一喜,拎了两壶就小声的朝外走去。

????迈出院子,刚松下一口气,就听见头顶冷冷淡淡的声音:“你摸进我房间就为了这两坛酒?”

????怎么也没料到自己会这么倒霉,苏婉之顿时头皮一麻,强笑道:“就这两坛酒,谷主大人不会介意的吧。”

????谷主大人依旧没什么起伏道:“你说呢?”

????苏婉之哭丧脸:“我赔,我赔你钱还不行么?”

????“这倒不是不能商量。”

????谷主大人的心似乎很好,在开出了天价后,很好心的邀请苏婉之共饮。

????苏婉之虽然垂头丧气,但也得承认这个提议很人,她是第一次看到能有院子修的这么漂亮,几乎将飞湍瀑流的景致修进了寻常院落,悬于水面的水榭渀佛缭绕在云雾中,很有几分仙气袅袅的味道。

????坐在水榭中,听着耳边如乐声般清泠的水声,馥郁的酒香也像是萦绕不绝,别有说不出的韵味。

????夜色自天际一端悄然升起,月辉迷离。

????谷主大人慷慨的取出两只白玉琼杯,玉质细腻温润,澈若清泉的酒水倒进杯中,波纹轻漾,似乎也将此间的美景倒映进杯中,只是看就足够赏心悦目。

????苏婉之显然不止于欣赏,端详了两下,就倒进自己嘴里。

????先是微苦,而后淡淡醇香涌入,并不过分**,介于清洌与醇醴的滋味有种别样的口感,纠缠在唇齿间,弥久不散,回味悠长,饮后恍若大梦初醒。

????“可好喝?”

????苏婉之长长哈了一口气,连连点头,不住问:“这是什么酒?”

????“你自然会喜欢,这酒叫南柯梦,本就是给女子喝的。”谷主大人在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隐隐含着一丝怅然。

????敏锐的察觉可能有八卦可听,苏婉之忙凑耳朵问:“那谷主这酒本来是打算给……额,谁的?”

????谷主大人却反而话锋一转:“小姑娘,你带来求医的那人可是你的郎?”

????郎……

????苏婉之被这个词激的一哆嗦,杯中的酒差点都洒了,干笑道:“不是。”

????谷主大人道:“闹别扭了?”

????“不是!”

????她和姬恪之间怎么能只用闹别扭来形容!

????“那又是如何?”

????许是酒意微醺、景色太美,让苏婉之一时间也恍惚了心神,再加上对面坐的又是一个几乎称得上陌生人的人,抱着酒壶,苏婉之像是找到了宣泄的洞口,也不管对方听不听,边喝边把她和姬恪那点纠葛从头到尾细说了出来。

????足足说了一个时辰才堪堪说完,口干舌燥的苏婉之又低头抿了几口酒。

????迟来的酒劲爬上苏婉之的脸,脸颊染上酡红,心口却微微抽痛起来,口舌也不大灵便:“我不想原谅那个混蛋,一点也不想……他骗了我那么多次,谁知道以后还会不会骗我……可是,这样我自己又觉得难受,为什么都这个时候了,我还是觉得自己喜欢那个混蛋,看到那家伙受伤的样子,我还是觉得心疼……”

????说到这,苏婉之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只觉得大脑昏沉,极想找个地方就此睡去,再不醒来。

????抱着酒壶昏昏睡间,听见一直安然做听众的谷主大人在她耳边道:“小姑娘,世事难料,现下你还有功夫别扭,待真的失去,再追悔又有什么用。”

????“……好好睡一觉罢。”

????那声音淡淡,在耳畔轻烟般消散,苏婉之也已沉然入梦。

????******************************************************************************

????梦中已不再有姬恪,十六七的年华,她被父母压着嫁给了一个门当户对的高官之子,起初对方还对她称得上温柔体贴,但在她的冷脸外带不许对方近之下,也没了耐心,拂袖而去又娶了几房小妾。

????经年后,晟帝亡故,储位未决,几王夺嫡,最终燕王姬跃因借丈人王大将军兵权之势成功夺位。

????新帝登基后,她的父亲苏相因屡屡被责干脆自请辞官,新帝之,而她的夫君因保嫡有功,平步青云,越发看她不顺眼,以无后为名一纸休书将她休离,她心灰意冷,收拾行装带着丫鬟搬到城外别院。

????路遇连绵雨,休憩在一处陈旧庙宇,庙后是一处墓园,她散心经过,却见最近的墓前刻着一行字。

????罪臣齐恪之墓

????因新帝登基,为避讳,其余几王均被改姓为齐。

????庙中比丘同她说,这墓中之人正是当年名声大振的齐王姬恪,因谋反获罪,自尽而亡,终葬于此。

????冷的雨水浇灌在墓碑上,无人打扫四周皆是杂草,墓碑上的本该鲜亮的字已被风吹晒侵染的渐渐褪了色,就像逐渐褪色的容颜,散落尘风。

????她的指尖触上墓碑上的字迹,心口忽然不可抑制的痛了起来,面容也瞬间悲恸难抑。

????忽然她蹲□,抱膝大哭起来。

????梦境瞬间破碎,猝然惊醒。

????苏婉之睁着迷蒙的眼睛,看着眼前陌生又熟悉的厢房,久久无法反应过来。

????一的冷汗。

????到底,刚才……

????夫君的冷落和父亲的苍老历历在目,冷眼旁观、心若死灰,甚至于她似乎还能回忆起片刻前缠绵雨落在上微凉的触感,以及那冰冷墓碑带来的刺骨寒意。

????她用手指触了触眼眶,竟然真的有未干的泪水。

????可是,明明她不可能乖乖嫁给不喜欢的人,她不可能这么安分守己的带这么多年,她不可能这样自怨自艾,更不可能在陌生人的墓碑前哭泣……但,那样的真实让她觉得遍体冰寒,心头荒凉,手脚都渐渐颤抖起来。

????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么……

????姬恪、姬恪的墓……

????她不要!

????苏婉之再也坐不住,猛地从上跳下,也不顾窗外天色还未亮,直朝着姬恪的房间冲去。

????时辰尚早,她冲进去的时候姬恪还在沉睡。

????门板被撞的来回吱呀作响,听见声音姬恪微微睁开眼睛,就骤然感觉自己被人狠狠抱住,用力之大就好像生怕他随时会消失一样。

????待透过微弱的光线模糊看清人,姬恪不可置信的结结巴巴问:“苏……?”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苏婉之狠狠压过来亲上。凤舞最快更新,请收藏凤舞()

????

看网友对六三章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