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公子开挂抢微信红包 > 六十章

六十章

????坐上了马车,苏婉之靠着榻自斟了一杯茶,才算安下心。

????这次总算没再横生枝节,找到苏星其徐的过程很顺利,马车和行装都准备妥当,扶上姬恪便再次踏上去回谷的路。

????回谷就在齐州境内,也用不着再过境。

????握紧茶杯,侧眸,姬恪躺在铺满被褥的马车里沉睡已久。

????其徐和苏星在外赶车,马车越开越偏僻,车外也越发寂静。

????大约到了林间,车轱辘转动开始吃力,渐渐起了颠簸,苏婉之倒无所觉,车摇晃两下,姬恪睁开了眸,微皱起眉,似乎对颠簸的道路很不适,按着额,低道:“茶。”

????苏婉之刚想倒茶,又停住手,没好气道:“自己倒。”

????放下手,姬恪眸中的迷糊渐渐散去,看着苏婉之,又是苦笑。

????慢慢坐直,姬恪颤巍巍用左手端起另一个茶杯,就预备要饮下杯中已经半凉的残茶。

????那茶不知放了几,苏婉之见姬恪竟是真的要喝,才忍不住以手按住杯口:“你还嫌自己的体不够麻烦?”径自动手把茶水倒出马车外,接上温的新茶,正递茶给姬恪,忽然带几分狐疑的问:“姬恪,你没有故意装成这样吧?其实你没有病得那么严重吧?”

????姬恪手握拳,撑在口边咳了两声,苍白的脸色染上几点薄红,待咳意平复下来,才笑问:“你希望我病得多重呢?”

????本想为难姬恪的话,却反而让自己哑口无言。

????苏婉之丢下茶,扭头不再看姬恪,声音淡淡飘来:“病多重都是你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苏婉之……”

????“又有什么事?”

????姬恪抿了抿杯中纯醴的新茶,苦涩的滋味自口中蔓延而下:“苏婉之,你就打算一直用这样的态度对我么?”

????“怎么?我态度不好么?你不乐意?”话里的语气近乎是咄咄人。

????姬恪讶然片刻,终是一笑:“没什么。你喜欢就好。”

????虚弱的声线里不乏委曲求全之意。

????苏婉之不乐意了,霍然转头盯着姬恪:“你别老用这种口气说话好不好,弄得好像是我对不起你一样!明明一直被你设计欺骗的人是我,该觉得委屈的人也是我!”

????温柔笑意仍挂在姬恪的脸上,似乎从来他就是这个样子,温文尔雅,谦和恭顺。

????过去这些都是苏婉之慕的理由,然而此时,却变成了让她觉得不舒服的地方……姬恪怎么还可以用这样的态度面对她?

????听完苏婉之的话,姬恪露出怔愣的神色,随即笑容苦涩道:“自小母妃教育我便是如此,君子为人无论何时何地须要温谦待人。”他牢牢记着,这点其实相当有用,无论敌友贵他皆是这样一副面具,于是人人都道齐王下温润如玉,子谦和有礼,为君子典范,有名士之风,这样久了,连自己也剥离不开。

????“有一而再再而三骗人的君子么?好了,把头扭过去,我不想看见你,你也别说话了!”

????苏婉之不为所动,目光坚定的命令姬恪。

????他确实骗苏婉之有些过分了,苏婉之这个态度其实……也属正常,姬恪无奈叹了口气,转头向一侧。

????******************************************************************************

????马车行了两三个时辰,才渐渐慢下。

????苏婉之撩开马车窗帘,只见不远处矗立着两块参天巨石,很是骇人,巨石上刻着偌大三个黑字:回谷。

????其徐停下马车,对车内的苏婉之姬恪道:“到了,此处便是回谷。”

????跳下车,苏婉之好奇:“谷在哪?”

????其徐不言,只是上前敲击巨石,声声震天。

????不多时,有白衣妙龄少女提盏八宝琉璃灯漫步而下,面上笑颜如花。

????“不知是哪位前来求医?”

????苏婉之不客气指着马车:“里面那人。”

????少女走到马车前,掀帘一看,秀丽的面容上显出几分不出意料的惊艳:“好漂亮的公子……”惊叹后又低声嘟囔道,“我就说谷主才不可能是这世上最好看的人,哼哼,果然一山自有一山高,看他以后还臭显摆不,不过这脸还真是好看的紧。不知道摸上去……”

????说话间,少女探出一只手,竟像是要上去触摸看看。

????立在一侧的其徐两步走到少女面前,沉声道:“不知姑娘能否让我们入谷求医?”

????少女讪讪收回手,绽开大大笑容:“能,当然能。不过他这子从正常通道进,只怕半路就得累死过去,你们等着,我找人把他抬下去。”

????话音一落,少女飞快穿过两块巨石,两柱香后,带着两个强力壮的大汉抬了一顶竹椅过来。

????“扶他上去吧,谷主现在正闲着,下去了就能看病了。”

????事似乎出乎意料的简单,苏婉之却莫名的不放心,动手拦住两个要扶姬恪的大汉,对少女道:“等等……难道回谷就没有什么看病的要求?你就这么给他看病了?”

????“回谷自然有回谷的规矩。”少女抬了抬下巴,很是骄傲的样子,“你若是江湖中人难道没听过回谷的求医令?不得许擅入谷内者不救,死人或一心求死者不救,恶贯满盈罪大恶极者不救。你们又不在此列,我为什么不救?”

????苏婉之还是有些忐忑:“那把他治好需要什么代价?”

????少女有些不耐烦:“还不知道他什么病呢,这些等谷主看了再说。病人都还没问,你怎么这么多问题?”

????一直闭眸休憩的姬恪突然开口,声音柔若风:“这位姑娘,我们是第一次到回谷求医,难免多些疑问,抱歉。”

????“你道什么歉,又不是你问的。”少女一改方才的不耐烦,笑容明艳,“对了,有没有人说过,你不止长得好看,声音也好听。”

????姬恪一愣,似想起什么,淡然一笑:“的确是有人说过我好看。”

????“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

????“你好看。”

????苏婉之心头没来由的浮现出这两句对话,心头一跳。

????那厢,两个大汉已经扶着姬恪坐上竹轿子,苏星对苏婉之喊道:“小姐,我们也下去吧。”

????苏婉之回神,点点头,跟在少女后自巨石缝隙而上。

????拐弯之后,苏婉之就呆住了。

????方才巨石遮掩,看不到此后的全貌,如今看去,只见那巨石掩盖的狭窄谷口下是层层石阶,石阶歪歪扭扭直通而下,不知百层还是千层,犹如悬崖陡壁,骇人非常。

????怔愣时,少女已经带着两个大汉步履如飞,少女的形虚幻,几步后就已经将苏婉之甩下,宛如叶片飘零。

????苏星拍了拍苏婉之,颤声问:“小姐,怎么办啊?”

????看着另外一侧已经飞而下的其徐,苏婉之咬咬牙道:“怎么办?爬也得爬下去啊!”

????******************************************************************************

????两个时辰后,苏婉之搀扶着已经完全瘫软的苏星爬完最后一个台阶,苏星一股坐在地上,插腰对苏婉之挥手:“小姐,我……我不行了。”

????苏婉之靠着墙,几乎想要泪流满面。

????但念着姬恪还在里头,又撑着往前走了两步,那个白衣少女此时提灯正等在这,见她们如此很是不屑道:“你们好慢啊,我都等了大半天了,”说着,手指一指,“喏,顺着这条道一直朝前最末一座便是谷主的院子。”

????言罢,又一次飘然远去。

????苏婉之看着那条长长的大道,头一次体会到传说中喉头一甜几吐血的感觉。

????“小姐……”

????苏星哀求看向苏婉之。

????苏婉之摸了摸苏星的头,蛋定道:“没事,我一个人过去,你就坐着休息吧。”

????苏星用同的目光看着苏婉之,双手握拳作打气状:“小姐,辛苦了!”

????待苏婉之仙死匍匐到了那最末的院落,已然薄西山。

????那修的极尽包华丽的院子里,其徐正站在侧屋门口,形笔直的朝里望着,见苏婉之走来,沉声道:“谷主正在为公子施针,已经两个时辰了。”

????苏婉之继续靠着墙喘气。

????还未来得及说话,门就轰然打开。

????一个衣冠楚楚的男子略带疲倦之色从里走出,后跟了三两个小童,脚步在门口顿住,侧目道:“谁是刚才那人的家人?”

????其徐忙出列道:“我是。”

????男子淡淡道:“你确定刚才那个是活人?”

????苏婉之和其徐都是一震,这次是苏婉之忍不住先道:“怎么可能不是活人?”

????那男子的视线从其徐滑到苏婉之上,勾唇带了几分玩味,继而冷声道:“他幼时中过毒吧,不知哪个庸医居然对这种小毒也用以毒攻毒的办法,积聚在他上的毒素几乎侵染透了五脏六腑,再加上那些透支生命力的耗费,能撑到现在还不死他也不容易了。”

????对方说的轻轻松松,苏婉之却反而不那么担心,反问道:“那你到底能不能治好?”

????男子只道:“我尽力。”

????“堂堂回谷的谷主连这点小病都治不好了么?”语气中带了三分不以为然。

????男子转,向苏婉之近一步,淡笑:“小姑娘,你这激将法倒用得不错,不过……好吧,你确实找对人了,若是别人未必治得好,可到我沈天行手里,就没有治不好的病,你最好现在就想想要用什么偿付我的报酬,这病要治好可要费我不少功夫。”

????苏婉之转转眸,微笑:“这点小病也用的着谷主花大功夫?”

????男子这次却没动:“小姑娘,激将法用一次就够了,多了可就不灵了。”

????说着,也不等苏婉之再说什么,就带着小童走进了正屋,并随口吩咐道:“带病人去香阁。”

????人都走了,苏婉之自然也没办法。

????又撑着墙休息了一会,她才想起去找人问,到底回谷治病需要什么样的报酬?

????计蒙给她带的银两虽不少,但也不算多,可是看这回谷的架势……苏婉之望了望,只见这小院内回廊曲折纵横,庭院幽深,回廊尽头连接一水中楼阁,清泉细流自假山潺潺倾流,环楼阁回绕,泠泠水声悦耳动听,似绵延不绝……这似乎不是几百两就能打住的……

????提心吊胆的睡了一晚,第二天一早苏婉之便找到领他们进谷的少女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少女听完,掩唇一笑道:“这有什么好担心的,若没有黄金万两也可以用其他东西来偿付的嘛。”

????“那还有什么……”

????少女想也不想便嬉笑道:“比如说你最珍贵的东西啊。”

????最珍贵的东西,苏婉之叨念着这个词走近香阁的厢房里,药香萦绕间,姬恪靠着榻上,手中握了一卷书,洁白的书卷衬在他的指间,显得手指越发修长白皙。

????看见苏婉之走进,姬恪忙放下书,冲她温柔笑起,似乎又想起苏婉之的命令,笑容敛了敛,略侧过脸,吐出一个简单的音节:“早。”凤舞最快更新,请收藏凤舞()

????

看网友对六十章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