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公子开挂抢微信红包 > 第二章 修

第二章 修

第二章

????苏慎言抬袖,低首:“拜见齐王殿下。”

????随着苏慎言这么一声,苏婉之的神智也神游回来。

????姿势仍是恭谦的站在苏慎言身后,眼睛却悄悄向上瞅去。

????人还未看到,已先听得一道极其悦耳的嗓音。

????“是谨与么?我还在想入京后何时能见到你呢?”

????谨与是苏慎言的字,若关系不甚密切之人是不会知道的。

????他们果然很熟!

????苏慎言闻言,倒是即刻恢复了他风流公子的常态,一点也看不出刚才恭谦守礼的模样。

????“谨与也是刚知道,尚不及拜访。方才在路上瞧见王爷的身影,便就过来看看。”语气倒也显得十分闲适。

????苏慎言的话音未落,两道沉稳的脚步声便踏了过来。

????这两声直踏得苏婉之心头荡漾,视线就顺着那白缎绣云纹的长靴飘了上去。

????姬恪离她不足五步之遥,身后的小几上摆了一张棋盘和一杯冒着热气的清茶,一袭白衣如雪,穿在他身上,平白多了几分清冽之感,隐隐又透出帝王家说不出的尊贵之意,仿佛高山流水,流云飞絮。

????看苏婉之一眨不眨的望着他,他微微侧过头来看向她,那一双眸子里是比墨更深沉的光泽,却又带着丝毫无害的温润之意,比之八年前,更是……苏慎言踩了苏婉之一脚,她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迅速低下头,同时琢磨着怎么报这一脚之仇。

????“这是……你新找的小厮?”

????苏婉之迅猛抬头:“我是……”

????没料苏慎言更快地打断我:“是啊,刚刚买回来,笨手笨脚什么都不会,还总是惹麻烦,不听话的很。”

????苏慎言,我记住了!

????姬恪却蓦然笑了,这一笑好似光风霁月,将姬恪周身弥漫着的淡淡疏离气息也似乎驱散开来。

????他的身后,是如墨的夜色,厢房外挂着几只精巧宫灯,在微起的风中摇曳,万家灯火点点映亮在身侧,斑驳光影投射在姬恪身上,他微微侧首弯眸,眉目疏朗,容颜清冷,雪白衣袂在随风漾起,那等景象,堪以入画。

????此时此刻,偏偏有个煞风景的声音道:“之之,口水快掉下来了……”

????苏婉之僵硬回头。

????“公子,你说什么……”

????苏慎言以扇掩面,飞快回道:“公子只是觉得带如此小厮出门有些丢人……”

????苏婉之:“……”

????***************************************************************************

????无视了苏婉之,两人继续闲聊。

????“恪怎么此时入都?”

????“父皇五十寿诞,我总要回来的。”姬恪漫步走回小几边,信手收着棋子,声音有些许怅然:“时久未回,明都都有些陌生了。”

????“若是恪不嫌弃,谨与倒是可以做个向导。”

????姬恪微笑道:“那倒不必,大理寺的事务想必也很繁重,就不麻烦谨与了。”略停了停:“更何况,明都多少也算我的故地。”

????“那样的话……”

????没等苏慎言一句话说完,苏婉之已经极凶猛地用小指戳了他数次。

????苏慎言这回终于没拆她的台。

????“……不若让我的小厮带着恪在明都转转?虽然这小厮,咳咳……不过城内的倒还是熟络的。这几年明都内大小也翻修了几回,只怕同八年前多少略有差别。”

????苏婉之忐忑地偷偷瞄着姬恪。

????姬恪静静回过头,眸光里是淡如水的平静,旋即又微笑起来:“正好我也要找个地方,那便麻烦了。”

????明都大小地方,苏婉之多少都逛过,夜间出门尤其多。

????于是,跟着姬恪上轿子上的甚是坦然,姬恪这顶轿子是按着藩王规格来的,舒不舒服姑且不论,但绝对是大气的,坐了姬恪苏婉之两人仍显得宽敞。

????两人座位正中多出来个隔板,整齐摆了一套书册,边上垛了镂花雕刻的匣子一只,轿内四周均是上好的绣品铺衬,明明没茶却也散发着隐约的茶香。

????那是姬恪的气息,苏婉之想到这顿时精神一振,不过她也没忘了姬恪让她带路的初衷。

????“王爷想去什么地方?”

????姬恪道:“暂时不急,自回明都我还未在城内逛过,你可以先带我四处看看么?”

????声音不疾不徐,很是平静,但苏婉之怎么听来怎么觉得心神一荡。

????遗传自老苏丞相,苏家这两兄妹的口才都算尚佳,一番介绍说的妙趣横生,说到兴起之处,苏婉之还连比划带演示,反正她现在一身小厮打扮,也用不着顾着什么大家闺秀的形象。

????姬恪一直安静听着,丝毫没有不耐烦,甚至还偶尔问上一句,表示他在听着。

????轿子也从邀月楼一路顺着长街而下,拐弯便是明都的南城门。

????轿夫抬得很稳,自南城门再行至北城门几乎没有什么颠簸,但苏婉之看见紧闭的北城门也就知道这一躺只怕是要走到头了。

????“这是北城门,出了城就是北郊镜湖,王爷如果无事不妨去看看,每到夏日镜湖边百花齐开,湖面倒映起花影,层层叠叠密密覆下花海一般,最是美不胜收,再向北去几个城便是北庸关,不过那个地方嘛……小人也没去过。”

????“是么……”

????轿子停在城门前,姬恪下了轿,声音带着轻松,“我倒也很想看看……”

????尾音渺远开去,他的视线放空,不知落在何处。

????苏婉之提着灯下车,静静站在他的身边,想说什么,可这一刻怎么也开不了口。

????姬恪的身形挺得很直,如一根青松立在城门边,白皙的面容被斑驳的灯光映得近乎于苍白,唇光淡淡而没有血色,颀长的背影中透着单薄,好像随时会羽化登仙,消失在这个世界。

????明明只是咫尺的距离,却像隔着无法横越的距离

????她不要。

????苏婉之忍不住伸出手:“殿下……”

????“怎么了……”姬恪缓缓回眸,一阵凉风吹过,他禁不住掩唇咳嗽了一声。

????身后的侍卫连忙帮他披上斗篷。

????想起有关姬恪十一岁大病几乎垂死之后身体便一直不好的传闻,苏婉之觉得心头一酸,迟疑了一下,仰首道:“王爷,现在天色已晚,春寒料峭,你还是赶快回轿子里吧。你要去寻什么地方,不如明天小人再带你去?”

????姬恪笑着摇头:“不用了,我要找的地方便在这附近。你便先回去罢。”

????说罢,振了振袖,他又对身后的侍卫道:“送苏小姐回去。”

????语气轻描淡写。

????苏婉之的如意算盘没有打响,说不出的失落。

????垂头丧气的坐在不知姬恪何时叫来的另一顶轿子里,朝着苏府前进。

????然而,想着想着,又总觉得哪里不对……

????等等,方才姬恪说送她回去时,说的是……

????苏小姐!!!!!!

????******************************************************************************

????苏婉之懊恼了整整三日。

????每每思及那晚之事,都觉得这会可是面子里子都丢尽了。

????装小厮也就罢,竟然还被姬恪一眼看出来了……他会怎么觉得,会不会觉得自己很胡闹很没有女人味?

????之前她的表现根本糟糕透了吧!一点良家淑女的风范都没有啊!

????苏婉之抱头蹲地,简直越想越懊恼!

????苏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着自家小姐食不下咽,悲愤难当的模样,也忍不住跟着急得团团转。倒是因为大理寺公务繁忙,白日少见回府的苏慎言笑眯眯地撑着折扇对苏星道:“不用担心,我只消几句话,就能让你家小姐恢复正常。”说罢露出一个诡秘的笑容。

????苏星坚定的表示完全不信。

????谁知,苏慎言只进屋片刻,出来之时,苏婉之已经由悲愤变成兴奋了。

????苏星大为惊奇,忙问:“大少爷,你刚才对小姐说了什么啊?”

????折扇一收,苏慎言举扇在苏星眼前晃了两下,笑得更加诡秘:“佛曰:不可说。”

????不过就算他不说,苏星的疑问,很快得到解答。

????三日后,晟帝为四皇子齐王殿下接风洗尘,特宴请明都内青年才俊到齐王旧府同乐。

????

看网友对第二章 修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