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公子开挂抢微信红包 > 五十章

五十章

????

????齐王府。

????其徐推门而入,语气里难得的有些急切:“公子。”

????大门敞开,风霎时灌进。

????案头上的纸页被微风翻动,如飞扬起的衣角般翩跹而动,冷风一激,姬恪难耐的掩唇咳嗽。

????待其徐合上门,姬恪扯开手,用镇纸压住纸页,淡声问:“什么事?”

????“苏小姐……因替死去之事入狱,恰遇黑风寨劫狱,便跟着上了黑风寨。”

????姬恪倏地抬眸:“黑风寨,那个……很棘手的?”

????“正是。”其徐不假思索答。

????黑风寨距离齐州不远,占山为寇胡作非为,本着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的念头,姬恪盯起这座山寨已有不短的时,迟迟未动手的原因一则因此山寨更建早于姬恪赴齐州,根基深厚,想连根拔起定要耗费大力气,二则黑风寨阻隔着齐州与明都,若交恶,必然是翻大动作,那时他尚在韬光养晦之际,贸然动手反会惹来猜忌,虽埋伏了人手,却仍是隐而不发。

????若有所思了片刻,姬恪问:“那她……有事么?”

????“最新传来的消息是,苏小姐与黑风寨寨主夫人青宛交恶,却不知后头又如何了。”

????寨主夫人……姬恪想起了谍报上的讯息。

????青宛,比黑风寨主小了足十二岁,年轻美貌,却极有手段心机,分管寨中一干杂事,嗜好笑里藏刀,为人眦睚必报。

????“在黑风寨附近的人手有多少?”

????“约七百多,若急从齐州调派,少说能有两千多,再缓一,许能调到一万以上。”

????缓缓从椅子上站起,姬恪以指节叩击桌面,似在计算什么,而后问:“若我赶去黑风寨,一来一回需要多久?”

????******************************************************************************

????黑风寨除了劫掠,也偶尔做些交易……这交易自不是普通的钱物交易,而是最为人所不耻鬻人妻女的伙计,几乎隔些子就有被掠上山的女子被用麻袋一捆转卖给人伢子,到时候再将人卖到远些的地方,神不知鬼不觉,既不会损害山寨的名声亦能来钱,缺德是缺德了些,但到底也是桩一本万利的好生意。

????苏婉之听完对方的解释,一时间有些不能反应。

????未料到青宛竟然是想卖了她。

????待对方说完,苏婉之随即并指如刀,起落间将人劈晕,她抬腿,四周尽皆是相似的草垛,却不知该朝往哪去。

????正怔愣时,有人脚步接近。

????苏婉之猛转,握紧白绫,敛息戒备等待出手。

????“苏小姐,没事吧?”

????是莫忘的声音。

????松开白绫,苏婉之放下口气,道:“我没事。”

????看到地上倒着的人,莫忘显然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面无表的掏出绳索,将四人死死绑起来,道:“苏小姐,此地不宜久留,快下去吧,仇是我的,我一人报便可。”

????“你惦记的女子……可是叫青宛?”

????莫忘霍然转头:“你怎么知道?”

????竟然真的是……

????苏婉之不知是该遗憾还是叹息:“我见过她,莫忘师兄,她真的是你说的女子么?为何我觉得她并不如你描述的善良……你知不知道,今晚便是她叫我去,意图是将我卖给……”

????“不可能!小宛她不会是这样的人!”

????莫忘紧紧盯着苏婉之,紧抿着唇。

????恍惚间,苏婉之似乎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别人哪怕只是说姬恪一句不好,被她听见,都会觉得很不舒服,下意识的选择相信姬恪,甚至到了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固执地步。

????如她,莫忘这究竟是不敢相信,还是在自欺欺人……

????在心里叹了口气,苏婉之漫声道:“你若是不信,那我先去见她,你在外面听着。”

????莫忘认得路,带着苏婉之很轻易找到了青宛的院子。

????那院子较其他都要显得贵气些,高屋建瓴,檐角飞扬,红木门紧闭,琉璃瓦被外头的灯火一朝,盈盈润润,就连外头的墙面都粉涂的严实。

????指点完苏婉之,莫忘御起轻功躲到一旁,苏婉之外表不过是个文弱女子,其他人只当她是青宛的侍女,倒也未留意。

????敲了敲门,是个丫头开的,略疑惑打量她。

????却是青宛的声音先传了出来:“外头是谁?”

????“是我,不是青夫人叫我过来的么?”

????青宛扭着腰走出,见苏婉之,忍不住问:“叫你来的人呢?”

????“叫完我,他们不都走了……”

????“走,他们怎么敢走?”

????“这不重要。”苏婉之跨前一步,半条腿迈进了院中,嘴角勾起笑,浅浅淡淡,没什么温度,“青夫人,不知道你认不认得一个故人?”

????刹那,一向强势的青宛竟被苏婉之得不自觉倒退了一步,当下警惕道:“什么故人?”

????“小村庄,待产少妇,童养媳……还有,忘恩负义。”

????苏婉之说的极慢,几乎是一字一顿,嘴角的笑容依旧淡淡讥诮。

????每一个字落进青宛耳中都是如此熟悉。

????“你在胡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讲什么!”青宛心头猛一跳,下意识辩驳。

????“我说什么……你其实知道。”

????不可能!

????青宛压下心头巨震,安慰自己,他们都死绝了,黑风寨主那个死老头明明告诉自己已经全部处理干净了,眼前这个不知谁家的小姐不可能知道的!

????不对,就算她知道了如何?

????这是她青宛的地头,杀一个死丫头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她根本不用害怕!

????这样想着,她终于觉得好受了一些,维持住平的冷静,青宛轻扬朱唇道:“就算你知道又如何?反正今天你也要下去陪他们。”

????“那就是说,他的一家的确是你叫人杀的?你为了如今的荣华富贵勾结外人把生养自己的父母屠戮殆尽……青宛,你简直……枉为人,你难道都不会做噩梦的么?”

????噩梦……

????青宛有一瞬间的恍惚,噩梦,怎么可能不做噩梦,她只是不想嫁给那个没用又粗鄙的种田汉,所以在采买被黑风寨掳去时,她选择了顺从黑风寨主,虽然那个死老头又丑又老,可是他可以给她荣华富贵锦衣玉食。

????但她也是真的未预料到那个死老头在自己的养父母找上门来之时,会带着兄弟血洗了那个农宅。

????等知道时,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她不敢惹恼黑风寨主,只得一味顺从,这份顺从为她赢得了山寨寨主夫人的位置,也让她大权在握……

????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她已经放不开了。

????咬唇,青宛对苏婉之冷笑:“什么噩梦?那些都是他们咎由自取,想要绊着我的脚步阻止我飞黄腾达,更何况杀人的又不是我,这可和我没有半点关系,你不要扯到我上。好了,我不管你是为了什么而来,你的戏结束了,来……”

????青宛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不知从何时起,有人藏在了她的后。

????若平她定能发现,然而此刻心神不宁,竟然良久都未曾意识到。

????此刻那人闪出,手指飞快的点在青宛的哑,同时挥掌击晕侍候的丫头。

????深色常服,黝黑面颊,正是莫忘。

????莫忘看着青宛,唇蠕动了几次方开口,声音低沉喑哑:“小宛,真的是你做的,是你要人杀了我的父母……”那音色里带着浓浓的悲哀,黏稠而浓郁。

????青宛被点了哑,自然回答不了。

????而他等的也不是她的答案。

????“居然真的是你,枉费我……”

????莫忘看着她大笑,嗓子里却冒不出笑声,像是哽在喉咙中,发出难听的嘶哑,似乎不知即将抒纡的绪究竟该笑还是该哭,只是纯然的发泄。

????这一幕,何其的眼熟。

????背叛,被最的人背叛、伤害,痛彻心扉……

????苏婉之于心不忍:“莫忘师兄,你没事……”

????莫忘却似未听见,一点一点敛起笑容,拔出刀架在青宛脖子上,已然无泪的眼眶红起,像是有灼的火焰燃烧其中,一望便觉灼意人,冷冷道:“带我去找你的寨主!”

????未料莫忘竟真准备一人赴险,苏婉之忙道:“等等,我跟你一起去。”

????她刚迈出一步,边的莫忘手指飞掠,点在苏婉之的道上。

????微侧头,他的声音瞬间冷硬到毫不留:“苏小姐,我已经通知大师兄救你下山,你就在这等着。剩下的事你便不要管了,那是我的私事。”

????说完,压着青宛,他一步步朝着寨中走去。

????接连的惊呼和震怒声从莫忘所去的方向响起,然青宛正在他手中,无人敢轻举妄动。

????也因此,青宛的这座小院落无人管束,霎时空了下来。

????苏婉之一直保持着方才的姿势,未动一步。

????她想跟去,但体却不受控制的定住,不知道自己没有阻止莫忘独自犯险这件事到底对不对,她只有安慰自己,那是莫忘想做的事,即便阻止了,也不见得能成功,毕竟,他等这一天,太久了。

????僵硬着体,苏婉之想,什么时候,她也能有这么一天。

????无论恨仇怨,她都想和姬恪来一个了结。

????灼烧,惨叫,杀戮的声响铺天盖地而来,苏婉之躲在院子里,仍是发呆。

????她甚至没意识到,这样大的动静绝不是一个人能制造出来的……

????她只知道,恐怕已经什么都来不及了……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很长也许很短的时间。

????有人拉起她的手:“苏婉之!都乱成这样了,你居然还一个人呆在这,你傻了么,快跟我走。”

????苏婉之抬头,是计蒙那张清俊的脸孔。

????两张同样出色的脸孔彼此重合交错,苏婉之盯着计蒙的脸看了好一会,回过神。

????“我被点了。”

????瞬息功夫帮苏婉之解开了,计蒙若有所思:“这个手法……是莫忘?”

????苏婉之颔首,试着活动僵持的手脚,低道:“计蒙,莫忘他……”

????计蒙沉默了一会才回话:“那是他的选择,他上祁山学艺本就是为了报仇,师傅让他做低等弟子做的事,也是希望他修心,但他执念太深……已经挽回不了了。”

????“我知道了。”

????苏婉之仍是低低道。

????计蒙总觉得苏婉之有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终是只道:“我们走吧。”

????转后,却并不见苏婉之的反应,好一会听见她的声音:“大师兄……”

????“怎么了?”

????“点时间太长,走不大动,你等我一下……”

????果然,她只朝前迈了一步,脚下就是一个踉跄。

????计蒙忙扶住苏婉之,神无奈,“一点也走不了了?”

????“也不是……啊……”

????不等苏婉之说完,计蒙一手抄过她的腿弯,一手绕过扶住腰,竟是将苏婉之打横抱了起来。

????苏婉之起初觉得这个姿势十分别扭,但手脚实在麻木,也没有心与计蒙争辩,便自暴自弃的不动了。

????抱着苏婉之,计蒙朝山下走去。

????大约是各怀心思,两人似乎都未觉得这个姿势有多么暧昧。

????走了一段,计蒙试探着问出最让他疑窦的问题:“苏婉之……那个姓谢的呢?你不是要送他去回谷?怎么会落到这里?”

????垂下头,苏婉之看着地面,声音很轻:“大师兄,之前对你发火是我不好,我在这给你陪个礼。至于谢宇……”缓了口气,她接着道,“从来也就没有谢宇。”

????计蒙一想,便知只怕是谢宇那个份暴露了。

????得出这样的结论,不知为何的,计蒙有一瞬间长舒口气般的轻松。

????******************************************************************************

????“公子,都清点过了,人也都已经看押起来。”

????姬恪走进所谓黑风寨寨主的院落,此时这里已经布满了焦黑的灰烬,徒留下地上断壁残垣,土堆瓦砾掩埋如小山垛,一只手烧得焦黑的手自瓦砾下探出,凄厉无比。

????顺着姬恪的视线,其徐继续道:“方才的火焰便是从这里起的,我们势如破竹攻来也有一点侥幸,审问过他们都说我们攻上来之前有人挟持了寨主夫人,一把火与寨主和管事的寨主夫人同归于尽……”

????只停了一会,姬恪转头问:“找到苏婉之了没有?”

????其徐语塞,不言。

????“怎么了,没找到?”

????“找到了。”其徐说完,又是一顿,“此时顺山路而下,还能看见苏小姐。”

????姬恪几步走到院外,沿着已经空空阔阔的山路向下走。

????不一会,遥遥看见山路下两个背影。

????一人抱着一人,从此处只能看见男子的背影、女子微微侧过的发髻和飞扬的裙裾,整个姿势显得很是亲密。

????被抱女子浅碧色裙裾旁是男子靛青色的纱衣,相同色调的衣衫在微风中扬起,衣角宛如纠缠,看起来异样的般配。

????苏婉之常穿碧色衣裙,计蒙大弟子服的外纱惯来是靛青色泽。

????又走前几步,定定看着两人,姬恪突然觉得不舒服。

????从明都赶马车一路奔波而来,几乎未得到好好休息,体的疲惫刹那间席卷而来,姬恪合上眼,咽下从腹腔中涌起的甜腥之意。

????作者有话要说:首先,俺这算是虐了小**,唔

????然后,那啥,正色,我在很认真的考虑,要不要把《公子开挂抢微信红包》,改成《公子难虐》…………捶地,每天都是要人家虐小鸡的留言……每天都是……咆哮……人家还要写剧的,这文的主线是BH少女成长史啊不是虐鸡全攻略……

????最后,囧然的给自己推文,俺是可怜的双坑粽子:

????BH女冰山男,就素一个姑娘暗恋冰山五年才发现对方根本不会恋于是教他去的故事:》?OnClick=window.open(".php?novelid=1019293")>

????凤舞最快更新,请收藏凤舞()

????

看网友对五十章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