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公子开挂抢微信红包 > 第一章 修

第一章 修

第一章

????“齐王殿下回来了!”

????果不其然,不出两日,这个消息便传遍了整个明都。

????街头巷尾议论纷纷,齐王姬恪之名早几年便从齐州传了过来,当年十一岁的齐王已经有了神童之称,七岁作诗,八岁熟读四书五经,九岁便敢与教习的大儒争辩,只可惜因其母妃去世大病一场,不得已去往齐州的灵泉调养身体。

????没想正是在齐州那八年,齐王姬恪的名声鹊起了起来。

????不单因姬恪遗传自萧妃的容貌以及越发温润谦和的xing子,更因为短短八年,姬恪便将原本贫困潦倒的齐州整治的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人人富足。

????当然,齐王的美名不止在普通民众中传递,更是传入了无数小姐家的闺房。

????比如,此时明都苏丞相苏府上。

????“小姐,齐王当真有这么厉害么?”

????苏婉之tian唇,双手捧脸神情向往道:“这是自然,小姐我看上的男子怎么可能不厉害。”

????苏星抽嘴角:“小姐,你能不能稍微含蓄些……”

????想了想,苏婉之思索道:“你如果让我出门的话,我就含蓄一点。”

????苏星迅速道:“不可能!”

????苏婉之:“……不要拒绝的这么干脆啊!”

????苏星苦bi:“小姐,你就安安分分的在府上呆着不行么?”

????苏婉之可怜巴巴眨着无辜的大眼睛道:“我想去看齐王嘛……”

????又抽了抽嘴角,苏星伸长了双臂拦在门口,言之铿锵,完全不为所动,“小姐,再装我也不会让你出门了。难道小姐忘了上次出门惹上礼部侍郎家的公子,把人打落湖中差点淹死,老爷不是才禁足小姐一月,还有上上次,小姐你非要去见什么新科状元,因着人家年过不惑貌不惊人硬是把人气得当场便要自尽,再还有上上上次……”

????苏婉之无力抚额:“够了,你别说了。”

????这丫头爱记旧账的破习惯到底是和谁学的?

????如此争辩,自然是无甚结果的。

????她早料到。

????夜深人静时候,苏婉之早早入睡,在被褥中换上一身小厮的男装,趁着皎月当空,蹑手蹑脚溜出厢房,又在外间香炉内丢下一把安魂散,便借着白绫翻墙而出。

????这等活计已经做得再熟不过,若无意外,必然能顺利出府。

????但偏偏那夜她实在时运不佳,翻墙而出之时,恰遇正翻墙而入的翩翩公子。

????她刚一落地,便见一紫衫公子腾起身形,身法优美飘逸至极,院外几株桃树微摇,落下一两花瓣,衬着那淡紫衣衫如墨长发,煞是好看。

????这位好看的公子,不巧正是苏婉之大哥。

????于是,脚跟一转,原本欲过墙的苏慎言便又转了回来。

????“之之,这是想去哪?”

????一双多情的桃花眼璀璀璨璨,宛若星辰当中。

????苏婉之悲愤扭头,若不是常年累月受其所害,她又怎么会眼光水涨船高,又怎会对礼部侍郎家肥猪痛下下手,又怎会被新科状元的相貌所惊,言语不慎。

????终其所以,罪魁祸首当属眼前人。

????显然,苏慎言并没这个自觉。

????见苏婉之不回答,反倒bi近了一步。

????她下意识退了一步,淡淡脂粉香气从苏慎言的衣衫上透了过来,转了转眸,站定道:“哥哥……这是刚从醉烟阁回来?”

????苏慎言也站定在她身前,折扇在身前指点:“你待如何?”

????他的神情一派悠然,丝毫没有半分被威胁的样子。

????苏婉之语塞。

????这家伙怎么逛青窑子都能逛得这么理直气壮,我是你亲妹妹啊亲妹妹啊哥,你稍微有点羞耻心好不好啊!

????“想出门玩?”苏慎言打量了一下苏婉之,唇角勾笑,“也罢,你也憋了好些日子没出去了吧。正巧哥哥今晚高兴,就CAO劳陪你一晚好了。”

????苏婉之讪笑:“这怎么好意思?”

????谁要你陪了啊!

????你陪我!你陪我我还怎么去打听齐王啊!

????“怎么不好意思了。亲兄妹何须客气!”

????一收折扇,苏慎言揽过苏婉之的肩膀,朝外边走边道:“哥哥也多日不见你了,今日以身作陪,你难道不高兴?”

????苏婉之欲哭无泪,干笑:“高兴,高兴。”

????苏慎言挑眉:“不开心?”

????苏婉之在心里咒骂了苏慎言千万遍,却只得道:“开心,开心,怎么不开心?!我这辈子都没这么开心过……”

????苏慎言闻言,摸了摸苏婉之的脑袋,大笑出声。

????苏婉之:“……”

????根本不想理他……

????跟着苏慎言,自然不会再走小路。

????因苏婉之未满十六,身板尚未发育,宽大的小厮服一盖,倒也看不出男女,更何况,走在苏慎言身旁,众人只当她是苏慎言仆从,十人倒有九人的视线都冲着他去了,自然没人注意到一边的小厮。

????便也在此时,苏婉之见识到了苏慎言的姘头之多,令人叹为观止。

????每走几步,就能见少女边掩着面边偷窥苏慎言,更有女扮男装之少女前来攀谈,显然相熟也不是一日两日。

????这还只是在晚间,白日更不知还有多少。

????这个花花公子!薄情汉!

????正腹诽着,眼前突闪过一人。

????那人在侍卫的掩护下从轿中闪入酒楼不过瞬息,苏婉之甚至未曾看清他的面目,但只那一个剪影憧憧的侧面,边让苏婉之眼眸一亮。

????当下,懒得去管身旁苏慎言,脚下如风,几步她便从人群中挤了过去。

????可惜待她到时,那人影已不见踪迹。

????站在酒楼门口,望着茫茫人海,苏婉之方觉刚才的行为实在鲁莽了。

????这人他……究竟是在哪?

????刚呆了不到一刻,肩膀便被人拍住。

????连猜也不用猜,她把手所进衣袖里边慢吞吞地回头边朗声唱和:“苏公子……”

????苏慎言连看也不看她,收回手道:“便知你见色起意的坏毛病又发作了。”

????苏婉之不乐意了:“公子,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整日所见男子不过你一人,看久了已是审美疲劳,多看看调整一下视野也是好的……”

????“看腻了?”

????她点头:“腻了。”

????苏慎言半句话不多说,抬腿便走,至出了酒楼,声音才悠悠飘来:“既然腻了,那上面那位公子只怕也入不了你的眼,我们走吧。”

????“啊咧!”

????苏慎言这话在苏婉之脑中略一转,立刻化为三个字。

????他认识!

????“公子,公子……”

????苏婉之脸色瞬间一变,一脸乖觉地望着苏慎言,微微抬起头,企图给他一种被仰视的感觉:“公子,你认识方才进去的那位公子?”

????苏慎言握着手中扇柄,一下一下敲打在掌中,完全没有搭理她的意思。

????装bi遭雷劈什么懂不懂啊!

????苏婉之“哼”了一声,道:“苏公子你不告诉我也无妨,反正人已是在酒楼了,我便一间一间厢房的搜,若是有人盘问起来,只说我是苏相家苏公子的小厮,苏公子侍妾与人私奔,我前来追人。”

????苏慎言不语。

????她继续悠悠朝着酒楼晃去。

????边走,边偷偷举袖掂量着:一,二,三……

????“之之,慢着。”

????压住上扬的嘴角,苏婉之不耐道:“苏公子又有何事?”

????刚一转头,便见苏慎言那把竹骨折扇一抬,似是要敲在她头上,身形一闪,躲过当头一敲。

????苏慎言顿了顿,终是摇摇头,有些宠溺似地笑道:“你还真是半点亏不肯吃。好吧,告诉你便是……”

????“那人……”

????苏慎言拖长了音调欠揍道,“……不正是……你一直想见的那人……”

????******************************************************************************

????“真的!?”

????齐王姬恪。

????苏慎言尚没说名字,她已经一下明白。

????呆呆半晌问:“他……是齐王?”

????苏慎言毫不犹豫颔首。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苏婉之即刻举手摸了摸额、捏捏脸,二话不说接着抬腿便要朝着酒楼走。

????倒是苏慎言先一步唤住了她,无奈道:“你就这样去,如何能见到齐王?”

????为人当要能屈能伸,她懂的。

????垂下头,转过身,双手低放于膝,眨起眼睛,苏婉之低低乖巧道:“哥哥,此事拜托你了……”

????苏慎言叹气,摸狗头一样摸了摸苏婉之的头:“你也就只有求我的时候才会这么乖。”

????“喂喂,我哪有……”

????苏婉之正想反驳,就见苏慎言扬起唇轻轻笑了:“不过也幸好我只有你这一个妹子。”

????月色荡入苏慎言的眸中,温温润润,沁入人心。

????苏婉之见此,不由气软。

????姬恪所进酒楼乃是明都内数得上名号的邀月楼,苏慎言作为风月场之老手,文士中之败类,自然是熟客,带着她一路寒暄套话,很快便找到了姬恪所在的包厢。

????苏慎言推开门的一刹那,苏婉之些微有些恍惚。

????她其实是曾见过姬恪的,八年前,太后大寿,宴请群臣,传奇话本看得多了,苏婉之对皇宫总是有种难言的情节,难得一次进宫机会自不会错过,软磨硬泡之下到底是跟着爹爹进了宫。

????进去了后,没装乖多久,她就借着尿遁从大殿溜之。

????那时八岁的她在师父手下轻功已有小成,自忖流窜不成问题,便左手握只鸡腿右手抱只肘子,边啃边四处张望。

????见到姬恪正是那时。

????不得不说,苏婉之八岁前大多呆在府中,爹爹官务缠身懒得搭理她,师父又神龙见首不见尾,难得有个师弟又还未出现,日日朝夕相对男子只苏慎言一人。

????而苏慎言自小有小潘安之称。

????这直接扭曲了她的审美,那时在她眼中,年纪相仿少年不过两类,一类,比苏慎言好看,一类,比苏慎言难看。

????所谓物以稀为贵,后者数量太巨,她实在记忆不能。

????然而,就这么一个前者,苏婉之却是记了整整八年,还时常揣出来惦念回味。

????犹记得,那也是四月天的一个日子。

????御花园里的牡丹开得极好、极艳,少年裹在厚厚的银白裘皮大麾中,只露出半张脸和一双修长的手来。听见她的脚步声,少年缓缓侧头,那一幕像是戏曲里刻意回闪似的,她看的一眨不眨,只等少年整个转过头来,才恍然回神,那一张脸,竟是衬得园里那娇艳雍容的牡丹都淡了三分。

????苏婉之的少女春心,也便是从那时起懵懂的。

????

看网友对第一章 修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